电话:0771-5837297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 南宁市华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声明
  • 尊敬的新老贷款客户,你们好,近期有部分客户向我公司反映有不法分子冒用我公司名义要求客户缴纳网贷保证金,导致客户上当受骗并遭受资金损失。在此我公司郑重声明:
  • 一、南宁市华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是经广西壮族自治区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设立的国有控股小额贷款公司。我公司从2010年成立至今一直致力于小额贷款业务的开拓与发展,从未涉足过网贷业务的经营,请广大客户提高警惕,避免上当受骗。
  • 二、如广大客户有贷款需求,请致电0771-5837292咨询并到我公司办理相关的贷款申请。请勿相信任何个人以我公司名义要求您缴纳网贷保证金的说辞。如您已经遭受了经济上的损失,请到公安机关报警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 南宁市华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 2019年9月24日

银行抽贷潮涌 企业资金链雪上加霜

发布时间:2014-08-22 新闻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来源:2014年06月14日 新浪财经网

    伴随银行不良率的节节攀高,商业银行对企业的抽贷现象如今愈演愈烈。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了解,由于煤炭、钢铁、光伏、船舶、房地产等等行业面临产能过剩及企业亏损一系列问题,银行在授信方面表现得非常谨慎。不仅如此,在监管层的风险警示下,银行对这类限制性行业贷款新增授信额度很少,且对此前放出的资金加大了回收力度。

  据了解,银行对部分地区部分行业的抽贷、停贷情况正在大肆蔓延,即使这类产能过剩行业中的大型企业也不得不面临业绩亏损和资金链紧张的双重压力。

  部分企业为了缓解资金上的困难,无奈转向信托、民间借贷等其他途径融资。高额的成本使得企业经营陷入了恶性循环,甚至加速了部分企业倒闭。

  银行抽贷频频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是宁波一家航运企业负责人赵桐的深刻感受。

  “今年4月底,船厂被两家合作多年的银行抽贷,更别说去申请新贷款了。”赵桐告诉记者,宁波造船业和航运业今年都不景气,很多银行贷款到期并不能按时偿还,逾期的情况时有发生,这也引起了银行的担忧。

  他向记者透露,当地银行对企业的实际情况其实非常了解,通常订单减少,账上现金不足的时候,银行方面就会派遣专门的信贷经理和企业进行沟通。“银行有时候会看在老客户的面子上,直到贷款到期才会催收;但是也有银行抽贷情况,要求企业提前偿还银行贷款。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取决于抵押物上。大企业可能涉及到一些信用贷款和额度比较大的贷款,这类贷款的抽贷比较多,银行也怕到时候还不上,先还点是点!”

  对于目前整个行业的发展形势,赵桐很不乐观。“宁波本地的部分大点的航运企业都和银行有纠纷,更别说中小企业了。今年可能是最艰难的一年,能生存下去就不容易了。”

  赵桐说,宁波航运如今的形势和几年前可谓是天壤之别。之前航运企业都是银行的香饽饽,尤其是大点的船企,贷款的数目一般都小不了。即使是小船企,对一个地方的银行也是一笔不小的业务,争抢得很厉害。而今,已经有好几家企业和银行有诉讼官司了。

  “挨一天算一天。”赵桐表示也没有好的办法来改变现状。

  实际上,目前银行对部分行业抽贷的情况非常严重,包括钢铁、煤炭、光伏、地产等行业也遇到了和航运业同样的问题。

  据记者了解,从2012年至今,煤炭价格断崖式下跌,行业大面积亏损,银行对企业的贷款范围仅仅局限在神华、中煤能源少数几家龙头央企中。以神木地区为例,大部分的中小民营煤企已经停产或半停产,更不用说向银行申请贷款了。部分小企业甚至还在面临此前银行贷款的催收问题。

  钢铁行业更是如此。在上海钢贸企业风波之后,银行对联保这种模式的抽贷力度空前,部分银行甚至此后就没有再对该行业新增授信了。

  全国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在一次钢铁产业论坛上透露,银行业今年开始从钢铁行业抽贷至少1400亿元,同时还上浮利息。很多钢厂之所以坚持生产,是因为“一旦停产银行就跑过来要贷款”。

  今年3月份,因被银行二次抽贷数十亿元,海鑫钢铁陷入危机,一度有破产清算风言传出。最近,位于天津大邱庄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停产,原因是亏损和银行抽贷。赵喜子认为:“银行抽贷和提高利率使得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没有断裂的也面临断裂危险。”

  银行的烦恼

  由于钢贸风波至今未熄,银监会已经意识到银行抽贷情况。近日,有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银监会正加强联保贷款风险防范,要求银行不能猛然抽贷。要“用时间换空间”,维持住局面,等待经济好转。

  银监会要求,避免“一刀切”式的抽贷、停贷、压贷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但是也要防范化解过度授信、互联互保和担保圈风险等。

  “经济不景气,企业亏损严重,银行不愿意深陷进去。即使目前抽贷、停贷严重,不少贷款还是会有逾期甚至不良。”一家国有银行人士表示,银行对企业抽贷和停贷实属无奈,也是出于防范风险的角度。

  据了解,对于限制性行业贷款,银监会之前就已经连续多次发出了风险警示,新增贷款已经减少。但是,之前的贷款偿还却出现了不少问题。

  “一般情况下,银行不会对正常企业进行抽贷和停贷,而是企业出现了停产、资金链紧张等一些列情况之后,银行评估企业的偿还能力出现问题,才会对企业进行一些收贷的动作。”上述国有银行人士称,这也是一些企业明知亏损,也只能维持生产或者半生产状态的原因。

  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目前贷款收紧,企业在续贷时与银行纠纷也渐多。 一家股份行人士向记者透露,部分银行在贷款到期之后,会口头向企业承诺归还贷款后,再做续贷业务。在此承诺下,企业往往会在市场寻找短期高价的过桥资金。可是企业归还贷款之后,银行又会以各种理由拒绝重新的授信,进而导致企业的资金链断裂。“没有银行保函,现在过桥资金都不愿意轻易的接受业务了。”

   在银行频频对企业抽贷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和银行的冲突也逐渐凸显出来。“银行对企业抽贷停贷之后,肯定是要影响当地的金融环境,包括GDP贡献和政绩,而地方政府则担心这种金融环境的恶化会产生连锁反应。”上述国有大行人士称,政府现在经常组织各家银行召开座谈会,希望给予当地企业贷款支持。

   该人士称:“监管层对这种抽贷一刀切的方式也多次表态,银行如今正在逐步改善。理论上,对于实在无法挽救的企业,抽贷停贷还是必要的;对于能撑一撑的企业,银行业会考虑同舟共济。但是,这个目前没有一个标准,执行上还存在一定难度。”

  据记者了解,伴随银行对钢铁、煤炭、航运等行业贷款收缩,部分企业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只能另寻融资渠道,包括信托融资、资管计划和民间借贷。相比银行融资,这部分资金的成本要远远高于银行利息,也增大了企业的压力。

  民生证券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从目前过剩行业长远来看,一些行业是有前景和发展空间的,但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企业能不能活到那一天。”